喜欢开车的咕啾

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我要开车(中考考完我要开始暴露老司机的本性了hhhhhhhhhh)

(all金)失落的遗迹(3)
依旧是骑士安迷修x失忆实验体金
再次很抱歉食言了说好的车没了,在此道个歉,(我保证一定好好学车,学好后再开车)
    求原谅,谢谢
1.ooc严重
2.错字超多
3.格式很……
求多包涵 那么就开始吧! ――――――――――――――――――
那双美丽的眼睛缓缓睁开,是一双蓝色的眼睛,像一片汪洋大海,纯净得安迷修可以看见自己的倒影,刚睡醒的缘故眼睛还弥漫着雾气
               “唔――”
  被吵醒的金发出如小兽般的声音
         好――好可爱 好想摸――
安迷修头上的呆毛都跟着一抖一抖的,很是可爱,显示着主人有多高兴
               “你是……谁呀”
安迷修早在金睁眼的那一刻就从地上跳了起来,此刻安迷修想起来秋之前说会删除金的记忆,也难怪,那些记忆一定很不愉快吧 突然安迷修郑重地向金行了个骑士礼,他单膝跪地,右手捂在最贴近心脏的地方,像是宣誓般,低下头,正色地念道
                “在下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我发誓将守护您一生一世……”
  本是低垂着的头此刻却重新抬起,那双翠绿的眸子深深地坠进那一片蓝色的海,
          “我安迷修将对爱。至。死。不。渝!”
           “在下此生只守护您一人――金”
此刻已经坐起的金微微睁大了眼睛
          清晨美好的阳光轻轻挥洒在两人身上,像一幅美丽的画,让人不忍去破坏
        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心从未跳动如此快过,炽热仿佛要灼伤胸膛,捏紧的手因为紧张而渗出薄薄的汗, 垂在身侧的手向上举起,伸向金     
          “金……您愿意接受在下吗”
      金看向安迷修的脸庞,深邃的眉眼,笔挺的鼻梁,再到因为紧张而紧抿的薄唇,最后是那双仿佛会流动的翠绿的眼睛,让人忍不住沉沦
            金缓缓站起,只手拉紧宽大的披风,慢慢走向跪在不远处的安迷修,
           安迷修紧张到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
   直到走到安迷修的面前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搭在那洒满阳光的温暖手掌 随及歪头一笑 
            “我……愿意,安迷修”
     金是逆光站的,阳光落在金发上,那般耀眼
      安迷修微微握紧微凉的手贴近唇边落下一吻
                 我的……曙光
激动的金猛地扑进安迷修的怀抱,这个拥抱突如其来,让本是跪着的安迷修一个身形不稳,被瘦小的金给扑♂倒
两人现在的姿势很是暧♂昧,金趴在安迷修身上,双手圈着安迷修的脖子,还不知所以然地蹭着安迷修的脖子,可苦了安迷修,
         从未与人如此近距离的安迷修立马红了脸,就连耳尖也泛上淡淡的粉红,双手紧张得都不知道放哪,想扶起金却无意间触摸到金光滑的大腿,吓得安迷修立马缩回手 而且金除了外面的这件披风里面什么也没穿,想到着安迷修结巴地说
             “……恩……金,你能先起来吗?” 
              “哦――对不起安迷修”
金立马知错,在安迷修身上撑起身子, 这让宽大的披风,掀开一个三角区,里面光线朦胧,可以隐约看见金坐在自己身上,在往上是平坦的小腹,接着是若隐若现的粉红,
        安迷修红着脸又移开视线,顺便紧了紧金的披风,以免春光外泄,而金就像个孩子,任由安迷修紧了紧自己身上的披风,突然安迷修不小心触碰到金的胳肢窝,金发出清脆的笑,歪倒在一旁,安迷修也趁机坐起身子,看着金笑,自己也痴痴地笑了,
              这样……真好呢
     安迷修这样想,终于金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金委屈巴巴地看向安迷修
               好可爱,好想摸头
       事实证明安迷修真的这样做了,温暖的手掌摸摸金的头, 安迷修很喜欢金的头发,软蓬蓬的带着金特有的体温和香味,像太阳一样的颜色呢
             “在下这就去准备”
   安迷修笑着说,很喜欢这手感,金也用脑袋蹭蹭安迷修的手掌,不知为何,安迷修总给他很安全的感觉,很安心,
             像是…… 像是谁呢?
             到底像谁?
              “……金”
安迷修略带担忧的声音传来,将金的思绪带回, 奶油香甜的气息,让金咽了咽口水,肚子“咕咕”叫的更响了,
             “噗嗤――”
安迷修不禁被金可爱到,轻笑出声,晃晃了手中的奶油面包,金的眼睛瞬间变成星星眼。 安迷修将手中的奶油面包递给金, 还是温热的!?
       金有些诧异,望向安迷修
   接受到金疑惑的目光,安迷修很细心的为金解释
      安迷修抬起手上的终端,终端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清冷的金属光泽
             “这是终端,可以领取任务,或是购买商品,商品需要用积分兑换,而积分可以从任务中得到”
              “哇喔――好厉害呀!”
              “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呀”
    金咬了一口奶油面包,突然问道
                    “……呃,这个嘛”
安迷修偏过头,手指轻蹭几下脸颊,
     再傻金也看的出来安迷修在隐瞒什么。
但是既然安迷修不想告诉他,那自己就不问,那一定是不好的,否则安迷修不会隐瞒自己的,想不起以前……

            “……你姐姐……你姐姐出了一个大任务,不能带着你……所以就把你暂时托付给我照看,……至于你的终端……呃呃――是之前我们在出任务的时候丢失了……对没错就是这样”
               “但是你放心你姐姐她很安全的”

       完了,安迷修还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就是这样”
安迷修扑闪着目光,不敢直视金,
金沉默了
        为什么当听到姐姐这个词时自己的心很痛,很想哭,又有一种恨意,多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哽在金的嗓子眼,好难过,让金不禁抓紧了披风,接收到安迷修担忧的目光,金随及展开笑颜
           “我没事,安迷修别担心”
安迷修没有回话
一顿早餐因为这话题变得十分沉闷
早餐完后,安迷修准备启程,金的衣服也已经用流焱烘干了
          “金,来换衣服”
             安迷修收起流焱将还是温暖的衣服递给金,安迷修很绅士的转过身,背对着金,背后传来脱衣服的声音
            “金……你好了吗”
没得到回音的安迷修回过头,没想到金还在穿外套,因为是卫衣所以有些难穿,金的头卡着了,安迷修有些无奈,只得动手
         安迷修拉住卫衣的下摆把衣服往下拉
因为金是背对安迷修的,安迷修可以看见他白皙光滑的腰,突然安迷修抚上金的背部,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随及眯起,
            那是一个黑色的精神刺青,夸张的“s”盘踞在金白皙的背部,
             是那个组织……
   看来金的来历不简单……
    竟然会和那群疯子有关系……
     难怪金会像那天晚上暴走……看来秋所说的他们估计就是那群疯子了
     安迷修抚摸着那块刺青失了神,因为练剑而有茧子来回抚过刺青,让金感觉痒痒的,不由自主的扭动了下腰身,
      “安迷修……”
安迷修才回过神来,帮金拉下卫衣
           “安迷修我们接下来去哪?”
    穿好衣服的金在安迷修眼前蹦来蹦去,
             “我们……进城”
安迷修点开终端,界面出现在眼前,点开地图,
                “金过来”
安迷修示意金过来,金跑过来抱住安迷修
                   “嘻嘻――”
安迷修看了看环着自己的手,脸又蹭的红了,头上似乎还有几缕白烟,
       蓝色的光逐渐笼罩两人…………




――――――――――――――――――――
学车ing
就先不开车(真的很对不起表示)
等我学会了学会了车一定开

求原谅,谢谢@_@

         
          

凹凸世界 all金 失落的遗迹(2)

(all金)失落的遗迹(2)
cp:骑士(待定)安x实验体金
1.会ooc
2.有错字
3.格式很……
以上求多多包涵
那么就开始吧!
――――――――――――――――――
     好难过
     好难过 ……
     姐姐……姐姐……
     不可饶恕那些伤了姐姐的人……
      姐姐并没有错呀……
      为什么他们要杀姐姐……
沉睡在黑暗中的金感觉自己仿佛沉入了黑色的海,
       好冷,好可怕,想见姐姐。
       姐姐……你在哪……
黑暗中的金抱紧了身子, 姐姐已经…… 想到这里金的内心里的杀欲再次被激起,身体里的力量仿佛要破体而出,
       想杀人
     “那就去吧,去吧伤害姐姐的人都杀掉吧,他们……都。该。死”
     “去吧――”
     “放纵你的杀欲,去杀吧――嘻嘻”
那个恶魔的低语再次响起,杀意喷勃而出 被光芒吸引来的安迷修,本是前来查看的,却发现了一个少年,安迷修警觉地靠近那个半躺在水里的少年,在离少年很近的距离时,安迷修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这个气息是……这个气息不对……”
安迷修皱起眉头,有些诧异,因为蓬勃的杀意正从少年的身体里喷涌而出,还有越渐变强烈的想象
       “……一个孩子怎么会有如此浓烈的杀气” 突然间一个黑色的箭头向安迷修冲来,安迷修一个后跳才勘勘躲过了攻击,但还是在脸上划过一道血痕,
       “……看来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了呢”
安迷修紧了紧拿着凝晶和流焱的手,
       “真是抱歉,看来在下不得不对您出手了呢……”
本是躺着的金正缓缓的站起身子来,黑色的箭头从身后不断冒出,一起冲向安迷修,金的头发再次变成白色,瞳孔是比之前更加浓郁的杀意, 杀,杀掉他 心里只剩下这个念头的金不断攻击着安迷修。 安迷修对金的攻击却只是一味的防守和破解,并没有攻击金的意思
         “果然如此吗……”
安迷修双刀挡在面前,一味的防守让安迷修也挂了不少彩,
           他为什么不攻击呢?
大概,这时的少年很像当年的……师父
     
          “……师父”
安迷修默念 安迷修将双刀插入地中,却是张开了双臂,不再防守,任由攻击向他冲来,也不闪躲,当黑色的 箭头向他袭来,安迷修却是闭上了双眼,赌一把吧,安迷修知道少年想伤害的并不是自己,他只是……
果然,黑色的箭头在离安迷修的脸还有一寸距离时却停住了,
         “你为什么不躲开……”
         “因为在下并认为……你是不想杀人的”你只是被黑暗的东西给蒙蔽了,被杀欲趁虚而入占据了你的心。
        此刻的金却渐渐停下了动作, 是呀,他并不想杀人的呀,他只是想姐姐,想和姐姐在一起而已……
        暴动的力量逐渐被镇压,晚风拂过,金的白发却是被吹散了般消失,眼瞳中的杀意在褪去,双眼恢复了如大海般的蓝色,
           “我真的……只是……想和姐姐在一起”

      姐姐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为什么连姐姐都离开自己了,是自己太弱了保护不了姐姐。
             “……姐姐”
此刻却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自己,
             “虽然在下这样很唐突,但是……如果您不介意,您也可以依靠在下……”
       怀里的金被突如其来的怀抱抱得有些蒙圈,微微睁大眼睛,已经多久没有人给他这样一个温暖的拥抱了,在实验所的每天都是冰冷的仪器,只有秋会关爱他,在每次的实验前都会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
            “没事的,姐姐在……”
       金把头埋在安迷修的胸口处,呼吸间是安迷修身上特有的薄荷味,自己并不讨厌,莫名让人觉得很安心,
              “……可以吗?”
金埋在安迷修的胸口前,发出闷声,如果不是安迷修听力好,还真听不清,安迷修起先是愣了下,随即笑着说
              “在下很乐意”
安迷修只感觉那双环着自己的瘦弱的手紧了紧,安迷修也笑着回抱金, 很安心, 很温暖 就像姐姐的怀抱 满满的安全感,让金忍不住放下防备,
             他不一样,和那些人不一样……
放下防备后的金,困意不断袭来,竟是在安迷修的怀里沉沉睡去, 感觉自己怀里的人似乎睡着了,安迷修无奈的笑笑,却是将金轻轻的抱起,让他靠在自己的胸膛上走向自己的休息地,双刀也被安迷修用意念召回,
             躺在自己怀里的金却是十分的不安分,风拂过,怀里的金似乎感觉到了冷,又往安迷修的怀里钻了钻,半湿不干的头发轻蹭着安迷修的脖子,痒痒的,金转头的不经意间,唇轻擦过胸前,唇温热的感觉隔着衣服透了过来,
            安迷修气息有点不稳 他低头看向金,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在身上,白色的卫衣透出了胸前的粉红,安迷修感觉脑门一热,立马移开了视线
    
          “安迷修你可是个骑士,怎么可以趁虚而入,而且对方还是个孩子”
         安迷修在心底唾弃了自己一番 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人的体温似乎有些灼烫,低头再次看向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哪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金的脸颊不知何时染上了醉人的绯红,嘴里哈出白气
       “……冷……好冷……”
         可恶,自己光顾着瞎想,竟没注意到怀中的人变化,
         “该死”
      这孩子这是发烧了,想到这,安迷修不由加快了脚步。 回到休息地,安迷修立马把金放在火堆旁,然后……然后,安迷修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自己只是个骑士,并不会照顾人,仔细回顾自己以前发烧师父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安迷修想到什么,双手一锤, 得先脱去湿的衣服     
  
!!!!!……en――――――脱衣服??!!

安迷修一想到刚才的场景脸上一热,骑士大人脸红了 不行,
         安迷修你的骑士道呢?!
          安迷修镇静点,只是脱个衣服,
      “抱歉了,在下无意冒犯了”
    安迷修不知道从哪找来一条白布蒙在眼睛上,本以为可以看不见的,但是眼睛的闭上反而让手的感觉更加灵敏 不小心触碰到金的肌肤,安迷修就会红着脸像触电般缩回自己的手,
        “在在――在下不是有意触碰您的,请原谅”
          要命呀,这得拖到什么时候
      安迷修扶额,终于脱完后安迷修的额头上都紧张出了薄汗,但是安迷修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金穿啥?
       安迷修有些头疼,只好将人用披风裹住,少年因为冷双腿交叠着,白皙的足尖露在披风外 ,让人瞎想,安迷修又往火堆里扔了把火柴,金却依旧喊着冷,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安迷修刚要起身去拿湿布时,金的手抓住了安迷修的衣角,
         “……姐姐,别走……不要离开我”
     安迷修用自己的手包裹住少年的手间自己的温度传给他,
         “我不走,我一直在你的身边,以后也会” 火光映照在两人的脸上,温暖灿烂, 安迷修才注意到,少年的手里紧紧抓着一样东西, 安迷修想将它拿下来,可在触碰到的那一刻,周边仿佛置身火海,
        不远处是黑化的少年,他不停的杀戮着, 场景再次转换,是那个少年抓着一个人的手
      “活下去……金”
      “求你了……求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姐姐”
       突然场景破碎了,安迷修置身黑暗,前面隐约出现人影,
       “安迷修……”
      “敢问小姐芳名,为何知道在下的名字?”       
       “我叫秋……是金的姐姐,安迷修,我的时间不多了,帮我保护金,我会暂时覆盖他的记忆,期间请你帮我守护金,”
         安迷修听后沉默了
      秋:我去,别告诉我你不答应,不要逼我打到你答应,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待不下去。我都将这么可爱的弟弟托付给你了!!
      正当秋打算武力解决时,安迷修开口了

             “……即使您不说,在下也会保护好金的,只是覆盖金的记忆……在下认为是不是该让金自己决定……”
             “那些不好的记忆……我不希望金一直活在痛苦里……那就拜托你了……还有小心那些人,他们会把金带走他们是――……”
              “……他们是谁”
眼看秋的身影开始涣散,安迷修焦急地问道,
            一切的情景开始后退,回到最初,安迷修嘴里喃喃
             “……他们到底是谁”
    一切回到现实,安迷修摇摇头,看向金。
     安迷修微微低头,棕色的刘海遮住了眼眸,翠绿的眸子失神,伸手轻轻抚上金的脸庞,金很温顺地往安迷修温暖的手掌贴近了些,
               安迷修轻轻默念
                “……金”
  梦中
                   “安迷修,快走――逃的越远越好,不要回头……”
     安迷修眼看着双亲在自己眼前缓缓倒下,是师父救赎了自己
        是师父教会了他骑士道,给了他新的人生,师父就好像是亲人一般
          师父走的那天晚上
         “安迷修,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坚守骑士道”
            结果师父第二天师父真的走了,只留下凝晶和流焱,自己在没有哭,只是觉得自己好孤单,似乎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金今后就让我来守护你吧……
      第二天早晨,安迷修刚睁眼就是少年露在披风外雪白圆润的肩头,在往下看是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脖子,如果再往下就是……
        安迷修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昨晚本是躺在对面的金不是何时钻入了安迷修的怀抱,
         金纤细的双手抱着安迷修精瘦的腰,双腿很没形象的压在安迷修的身上,身上的披风滑落,半遮半掩更有一番风情,安迷修的领带被微微扯开,衣领半敞,露出里面的胸膛,金的脸正贴在上面
           看来以后的日子很难熬了
     安迷修这样想着,怀中的金却渐渐睁开了眼睛…………………………


(敬请期待吧,嘿嘿――)
ps: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篇可能会有温泉……你懂的……

           

(all金)失落的遗迹(1)

嗯……你们好,这是我第一次写(有点小紧张) 以下是注意事项哦
1.错字超多(求原谅)
2.ooc严重(求轻喷)
3.一只小白表示不会格式(求包含)
还有随时欢迎留言评论――嘻嘻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 “ ――咕噜噜”
嘈杂的声音在耳旁缭绕 我是谁 我在哪 眼睛微微睁开,_个女孩护在药液瓶的前面
            “回收实验体1号――金”
冰冷的机械声在空旷的实验室响起 
            “秋博士,请您让开,否则将一起销毁”
秋穿着白色的实验服早已染上了斑斑血迹,哈出的白气消散在空气中。
             “我要是不呢”
话语轻出却是坚定的。
              “我不会让你们带走金的”
              “秋,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脚步声响起,像死神的召唤声
              “真是可惜了你的才能”
那人站定,黑色的枪口直愣愣地指向秋
              “呵――真是……肮脏啊你”
失血过多的秋不得不捂住自己的伤处,还是倔强着对抗。 那人的瞳孔一缩
              “这里的秘密可不能泄露……那就……请你去死吧”
               “砰――”
蕴含着巨大神力的子弹不容抗拒地直射入秋的心脏,一枪命中,那名女子白色的染血身影缓缓倒下,
                   秋?
                   谁?
庞大的记忆涌入金的大脑
                “小心哦,金”
                “我家金才不弱呢,下次谁再欺负金就和姐姐说,姐姐可是很强的哦,金”
                 “姐姐会一直保护你的金”
                 “金……对不起……姐姐对不起你”
                     姐姐!
巨大的力量如潮水涌入金的身体,玻璃做的药液瓶承受不了巨大的力量,一张张蛛网密布在瓶子上
                  “噗”
药业喷勃而出 药液瓶破裂,碎片如雪洒落                      “……金”
       秋微微睁开沉重的眼皮,轻轻的呼唤着那个男孩的名字。 连接着金的细管纷纷断裂,他金色的头发在以可见的速度变白,眼睛的瞳孔逐渐染上血色。
                      交给我就好了
                      真的吗?我想救姐姐
                      交给我就好了
如恶魔的低语在金的耳边响起,让他沉沉睡去。 黑化的金抬起头,黑色的箭头从身后升起,飞速的扫向机器人,被扫中的机器人发出电的火花,      
                  “系统损坏……系统损坏……系…” 机器人发出警报声 很快大片的机器人倒下,爆炸发出耀眼的火花,爆炸声,系统的警报声融合在一起, 金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要炸开般
                      可恶,我要杀了你
                       杀了你
                      杀
渗人的杀意占据金的心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这群伤了姐姐的人,
空洞血瞳锁定了那个穿着黑衣的人,金瘦弱的身体里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有意思,不愧是她的作品,不过……”
   那个黑衣人白皙的指尖轻轻点在唇间
               “还是要把你销毁呢――嘿嘿”
               “既然你那么舍不得你的姐姐那就……和她死在一起吧”
那张冰冷的笑脸上突然扭曲 机器人在他的面前围起了一面墙,阻挡了金进攻他的脚步

               “那么……game over”
               “滴――系统自爆系统启动”
                 真是……
那个黑衣人逐渐消失 剩下的机器人一窝峰地拥向金,又如同爆炸的烟花很快爆炸开来。 姐姐 黑化的金在火海中寻找着,不远处的秋无力地伸出手,伸向金的方向,金赶到秋的身边,紧紧地抓住秋伸出来的手
                 “姐姐……”
                “……金……姐姐……对不起……你,你能……咳……原谅姐姐吗?”
虚弱的秋说不出完整的话,血水顺着她说话时从唇角滑落 金将秋冰凉的手贴在脸边,眼泪滑落,滴落在地上,留下印记,又被高温所蒸发,
   
                “我没有怪过姐姐,姐姐不需要金的原谅”
金的白发渐渐褪去,流下眼泪的那只眼睛恢复了往日的蓝色,不再是杀意,留下的只有纯洁,像一汪汪洋大海,美丽而炫目,此刻却倒影着染血的秋的身影, 
                 “……姐姐……不能陪了……金……一定要……活下去”
             “不――姐姐,我要和你在一起”
                秋颤颤巍巍地递出一个金色的四角箭头方块,
             “……金……拿着……活下去……答应姐姐”
             “不要,我只要姐姐,求你了别离开我,求你……”
金紧紧抓住秋的手仿佛这样就能挽留住他唯一的亲人 此刻秋却暗暗动用仅存的元力,激发触动着那个方块,方块渐渐浮起,放出温柔的金色光芒,金意识到了什么
             “我不走,姐姐,求你了,姐姐”
   金色的光芒渐渐包裹住金的身体,将他撤离秋的身边,金还死死抓着秋的手,秋却缓缓闭上眼睛,唇边是美丽的微笑,眼泪滑落,隐没在金色的发间,秋的手,垂下……
            
              “姐姐――――――”

火海吞没了秋,隔开了金的视线。 金捶打着金色光芒形成的保护罩,
              “姐姐……”
              “姐姐……”
              “姐姐……呜呜……”
金捶打着,逐渐缩小自己的身体,靠着光罩逐渐滑落,将头埋在膝间,瘦弱的双肩抖动着,发出颤抖着的呜咽声,
         
                 要是自己再强一点就好了
                  姐姐就不会……
力量爆发后疲倦席卷了金,金手里紧紧拽着那个四角方块,沉沉陷入黑暗 金色的光罩包裹着金,飞离了火海,在他们飞离的那一刻,身后的庞大的实验所爆炸,放出耀眼的光,映照在金眉头紧皱,满是哭痕的睡脸上,眼泪滑落,悄然无声,
                  “……姐姐”沉睡的金默喃

    不知飞行了多久,光罩带着金逃离了实验所,确定带着他到了安全的地方,光罩才如泡沫般消失在空气中,沉睡的金被轻轻的放在一处山间溪水旁边,半个身子浸没在冰凉的溪水中,夜微凉的晚风轻抚过金的脸庞,皎洁的月光如一位恋人温柔地亲吻着金白皙又略显苍白的脸庞,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如一位失落人间的天使。

此刻 突兀的脚步声响起,
在小心翼翼的向沉睡的金靠近 草丛被轻轻地拨开……(猜猜这会是谁)
       

  (敬请期待……嘿嘿)